繁体版 简体版
完本神站 > 奇幻 >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> 第两百节 开疆拓土

这天过后,大军加快了撤退。船队开始帆桨并用,岸上的骑兵还负责拉纤,将每天的速度提高到了三百里。

连续行军了大概十日,回到了坨坨河和小金川江交汇的河湾,这里的营盘竟然完好无损。河湾处的老营,此时已经成了一个繁华的城镇。数以千计的商人在这里安营,数以百计的船只在这里停靠。

岭南王大军开拔后,竟然没有放弃这里。

重新回到这里后,岭南王下令修整,连续十天相当于急行军的速度,让全军都很疲惫了。

商贾聚集在军营,岭南王竟然对他们很客气,不但不驱赶他们,反而设宴招待他们。

这些就是所谓的南商商帮,岭南王的钱袋子。

刘知易也蹭了一顿宴席,这些天,天天吃干粮,实在是馋了,一请就到。

跟师姐一桌,方戎女赌气一样的狂吃海塞。

得知方先生去了血蠡氏的首蠡城之后,方戎女就准备去找人。可是首蠡城距离九蠡城千里之遥,沿途都是蠡部势力范围,老王爷不许她去,再三承诺,会给蠡部试压,让蠡部帮忙。可方戎女根本不听,最后王爷发怒,将她关了禁闭,强行带回了坨坨河大营。

同桌的还有几个军官,兴奋的聊着。

“以后坨坨河就是我们跟南蛮的边界了,此次王爷拓地千里,这个大功,该怎么赏?”

“还能怎么赏,无非是进爵罢了。郡王变成亲王!”

“嘿。大伙说说,会不会变成藩王?”

“胡扯,大夏朝可没有藩王。”

“谁说没有,边郡节度使不是藩王?”

“那算个屁的藩王,边郡可不是封地。哪个节度使敢跟王爷比?”

“你这么说,倒也对。没有一个节度使有自家封地,可咱家王爷有。”

“要这么说,咱家王爷早就是藩王了!”

有王爵,有封地,这就是藩王。只是岭南王的封地是一条河沟,两岸没有值得开垦的土地,所以才没被看做藩王,但从形式上,他还真的就是藩王。

至于中原八郡,那是诸侯,比藩王还要独立。理论上,他们跟大夏王朝是同盟,不是臣属。八郡的先祖,跟夏武帝是结拜兄弟,而不是君臣。只是后来大夏一家独大,各家开始自认臣属,上表都用臣子之言。但各家境内,无论是法律还是制度,都跟大夏不同。

而藩王,名义上是朝廷的封臣,虽然在封地内权力极大。可许多制度跟朝廷一致,甚至连王相这样的高官,都得朝廷派遣。藩王只是在封地内,作为最高领袖,可以委任大多数官员,建立自己的军队罢了。

节度使比藩王又下一层,只是朝廷派到边郡的最高军政官员,不过为了鼓励节度使的积极性,边郡节度使可以世袭。可是下属官员,都是朝廷委派,节度使可以推荐,但无权任命。节度使管辖的军队,也不是他的私军,名义上是朝廷边郡,由户部统一发放军资。节度使唯一的好处是,比正常郡县权力更大,军政一体,即管军也管民,而且边郡财政不用上缴朝廷,朝廷反而要划拨财物贴补边郡。

“可不是嘛。你说朝廷这次会不会给王爷增加藩地,把新扩之地,封给王爷?”

“哼。朝廷会这么大方!我看呐,最多在这里再设一个边郡,加封一个节度使。”

说完,军官们开始沉默,心思动了起来。

加封新的节度使啊,会是谁呢?桌上坐着的,可都是岭南王的心腹大将,谁都有机会,互相都是对手。

一会儿一些有头有脸的豪商前来敬酒,气氛才重新热闹起来,大家推杯换盏,好像又成了兄弟。

大军在河湾大营修整,其他营地也没有闲着。刘知易沿着坨坨河去了其他几座营寨,甚至去了山上的山寨。都留有军队驻守,人数不多,多的千人,少的只有数百。

大军进攻九蠡城这段时间,留守后方的这些军队,换成了辎重兵。他们除了押送物资,看守物资之外,竟然在军营周边开垦了不少田地,种上了蔬菜、粮食。

一问才知道,这是王爷下令进行的屯田,不过王爷很大方,告诉士兵,田地产出,尽归士兵所有。

岭南王竟然动用军队开荒,相信驻扎十三关的那三十万大军,恐怕也做着类似的事情。

除了屯田,这些辎重部队,跟坨坨波城的南蛮交易更加频繁,城下原本被南蛮毁掉的水寨,重新修复,成了一个繁荣的集市。从坨坨河上游来的南蛮,带着大量山货来这里贸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